2008年2月2日 星期六

搶救基隆大兵

2008.1.31的晚上六點,不知道幾天沒睡的我,終於撐不下去了,跑去睡大頭覺,才剛睡沒多久,晚上八點時,在朦朧的意識下接到遠在基隆當兵的鄭嗝屁,從軍中打來的電話,話筒令一頭傳來很緊急的消息,原來是他的軍訓成績單扣抵役期的期限在明天早上就要截止辦理了,而負責這個工作的士官長也都沒跟他提起這件事情,最後要截止的前幾個小時才通知嗝屁說如果沒交,你就要自動放棄扣抵役期,原本我還在想說他在高雄的左營嘞,騎機車拿去給他就好了,但是忘了他現在卻是在遙遠的基隆。
想說隔天趁早拿成績單去郵局寄快捷給他應該還來得及,但是晚些到他家時,跟他父母討論了一下,他們覺得去郵局寄的方法可能不保險(是真的很不保險),所以要麻煩我坐高鐵北上拿給他,剛聽到這個辦法時,真的有嚇到啦,因為所要付出的費用真的不小,不過也是最保險的辦法了,鄭媽媽拿了明天要用的費用給我後,就到高鐵站先買明天要用的票了。
2008.2.1的早上六點半,搭上高鐵北上來到台北,馬上再到隔壁的月台坐上區間車去基隆,到達那時已經是九點半了,在基隆火車站遇到嗝屁後便一起去他們駐紮的營區交成績單,事情辦妥後,我們回到台北火車站的地下街吃東西跟亂逛(感謝鄭公慷慨解囊,請吃中餐),由於已經吃太飽了,所以也沒去女僕咖啡廳內,看看在那裡吃東西到底是什麼樣的氣氛,真是遺憾啊,不過地下街賣盒玩轉蛋跟電玩的店還真是爆多的啊,幸好身邊沒有太多錢,要不然應該會買很多東西回家。
回到台南後已經是下午五點了,這次把成績單交到嗝屁手上跟把他送回家的任務也算完成了,但因為時間緊迫的關係,他大學那份成績單雖然也送上去了(另有小白同步再幫他辦),但是從電話中好像他的士官長已經在早上10點多就寄出全部的文件了,導致他還是要多當16天的兵,整路上也一直聽到在唸這件事,所以這個故事告訴還沒當兵的我們,成績單一定要在下部隊三個月前把他交出去,要不然你會很嘔,別人都退伍了,你還在當兵。













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